签约作家 | 李紫嫣:?江南的冬天,依旧不知情归何处(组诗)|| 宁古塔作家网

江南的冬天,依旧不知情归何处我是在一只橘猫在午后的阳光中睡着之后才离开了小阁楼,离开的时候,它在睡梦中也娇嗲地呜喵了一声像某夜肌肤与肌肤痴缠的敲击乐,水缓流的喳喳喳的低吟,其实,我写不出性与爱的那种灵肉颤栗的诗我很多的情诗是盛开在它腋窝下一抹暖香像盛开在江南冬天的一场雪,也或许是在他彻底离开我视线时,被风狠狠抽打过的满天空琥珀红的蒲公英那只肥美的橘猫,曾蹑手蹑脚像一个大男孩
一样在我很喜欢的一束干花前突然目瞪口呆,它不知道干花散发出来的香如同一场微醺的鸡尾酒它是突然被迷醉了,迷醉在满天星的干花面前而我拼却一生的时光,也无法醉跌在你的怀里,总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很心碎,像一地璀璨琉璃……

摇摇晃晃的月色,凉了佳人怀屋檐下被风撕扯了一个下午的野麦花在刚开了两三片紫色花瓣,就郁郁地凋落了我对它的萎谢只不过浅然苦涩地笑了笑甚至非常后悔,我为这样短暂的开落白白耽搁了半个钟点光阴多么昂贵,它比世上所有的珠宝都还贵重
而我打从现在起才突然发现,异乡老街
几乎所有的木板房都一一被光阴摧残像世间所有相似的爱情都被月色辜负过而一路摇摇晃晃的月色,曾被他的唇
狠狠烙烫过,就坠落成半杯牛奶吉卜赛女郎流浪的月牙儿般的眼睛像我在他裸出来的肩上留下的狼齿印,我的诗集
也被盖上了狼齿印,鲜红,灼热叛逆

天意手指尖不是太冷,即便太冷,也冷不过你心上那场雪你的胸膛也是冰凉了,像那片快结冰的湖泊我渐渐随风淌落下的眼泪居然不及咖啡的温度,也不及
身后大片凋落了的薰衣草的优雅一个女人,流泪又会有什么风情像大胆穿越了撒哈拉的大蜥蜴,它贪婪的小眼睛
比世上任何一个男子的更冲动狂烈,肆虐我余下的半生光阴是等不到你来抢劫上午的时光很忙碌下午的时光更累到像只狗只有夜,也唯有夜色在掀起了他宽袍子之后才发现他拥有无比强健的胸肌,还有他的灵魂
也比任何一个尘世男子的更真实,更生动,更炽热一只老橘猫死了,她的爱与不爱也死了我在面对任何一具动物的尸体,心都很痛很恐慌,某一天某一个特定的时刻我们也像动物一样横尸街头,路过的乞丐
还有行吟诗人会不会也惊悚十分天意呀!不爱也是天意!死亡也是天意生存更是大大的天意……
修行人,修菩提两空一个闲人,一个出尘人,一个修行人我是哀怨落花的入世人,恋红尘人,计较人木鱼声清,月华幽冷,台阶青苔蔓生佛前心经,佛后仍是扫落叶秋已深当我可以读懂菩提,便读懂了可离可舍可断三千烦恼丝一个出尘人,一个闲人,一个修行人伴几许落红终化做为钵盂里一尾痴心红鱼一尾红鱼,一段经,一座藏经阁佛墙外,仍有红杏在守望春天的梵音我是一个入世人,俗人我不懂你的心经,不懂你的菩提懂你的佛骨我的尘世骨,终是骨入了尘,出了尘,也是尘……
作家诗人简介:
李紫嫣,网名,倾城花色凉了谁。《宁古塔作家》签约作家。八零后的一枚爱好诗歌的女子,十三岁初涉诗歌王国,她的诗歌崇尚清澈晶莹婉丽又几分神秘诡异色彩,爱情,大自然,飞鸟与恋人的肩膀,还有隔岸的梅花鹿,夜半院子秋千架上,微笑着洋娃娃,以及从湖水深处伸出来的骷髅手……她一直觉得诗歌源于灵魂!
往期作品欣赏
作家诗人李紫嫣原创作品文集

欢迎关注《宁古塔作家网》
顾 问:田永元耕 夫 高万红 许 君
主编团队成员 :朱文光于百成李延民高万红 金美丽 金波总编 :金 波
摄影师 :张立宏
《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是国内线上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平台,长期征稿,推荐优秀作家、诗人!是文联和作家协会的重要网络平台。
1、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金波总编)或发在金波的微信里。
总编金波微信号:b13945316144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请在邮件或文稿主题处注明“独家授权宁古塔作家网开通原创”(不同意者,请勿投稿)。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2、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以上文字为本文作者原创授权刊发。插图来自网络,版权为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
稿费打赏20元以上,(不包括20元)开始给作者发放稿费.赞赏费用的百分之四十作为作者稿费。百分之六十作为平台运转和发展。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故作品在平台发布后两周发放稿费,后续稿费由于无法统计,所以不发放。
主编金波在这里期待您的佳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