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茶杯的变迁/卢志友

那天,和朋友去拜见市作家协会的一个老师,刚走进他家的门,只见他坐在书房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常常抿一口茶,瞟几眼书桌上放着的一个紫砂茶壶。师娘见了我们,忙拿出两个紫砂小茶碗,在那个茶壶里倒上茶水给我和朋友一人一碗。出于对师娘的感激,也惊叹于老师的这个漂亮高雅的茶壶,我慌忙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水从嘴里滚落到肚里,烫得我直跺脚但心里甜甜的。
出了老师家的门,我和朋友就去街上转悠,寻找与老师家里一模一样的那种紫砂壶,谁知转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于是打电话问老师,才知道市中心沃尔玛超市旁边有一个叫黄龙山原矿紫砂壶专卖店的地方才有卖。当看见这是我国著名的紫砂壶工艺大师——张小斗制作的时候,非常高兴,于是买了一把。
回到家里,我小心翼翼地把紫砂壶放在茶几上用开水烫了一下,亟不可待的拿出那块上等的普洱茶,放了一小撮在壶里冲上开水,看着开水的蒸汽袅袅地从茶壶嘴里喷出。真的没有想到,我居然能用上这么高档的茶壶,于是陷入了沉思……
记得儿时,父亲买回来一个用铁皮制成的内外都涂了搪瓷,外表印有“为革命种田”字样的有盖子的搪瓷蛊,母亲见了非常生气,说买这么好的搪瓷蛊浪费钱。父亲说今天的小菜卖了高价,多卖的那部分钱刚好买了这个搪瓷蛊,以后孩子们喝水的时候正好用得上。
当天下午,父亲就在山上砍了一根老鹰茶树枝回来,砍了几块放在瓷蛊里,倒入刚烧的开水盖上瓷蛊盖子。常常,父亲都会在人多的地方,双手捧着这个泡了茶的搪瓷盅在人前显摆。更多的时候父亲总是用左手的拇指放进瓷蛊的把子里,余下的四个指头护着瓷蛊底,右手揭开盖子悠闲地喝两口茶。于是这搪瓷蛊就成了我们家里人,喝开水喝茶共用的杯子,以及接待亲戚朋友的茶具。
后来耍了女朋友,父亲又买回来八个有盖子的陶瓷杯和一包茶叶。等到女朋友的父母与几个叔伯阿姨来第一回的那一天,父亲早早地把陶瓷杯洗干净,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每个瓷杯里都放好了茶叶。铁皮温水瓶早已灌满了开水,待女朋友家人到来时父亲就亲自敬茶。女朋友的叔伯阿姨等人受到如此待遇,心想侄女找到了一个好人家。
一天早晨我走过一排老街,发现街上的茶馆里坐满了人。一个挑着鸟笼的老头,把两个鸟笼挂在茶馆大门前的行道树上,也泡上一碗茶与鸟儿嬉戏对话。原来是街上的那些退休工人,以及附近的老人们在这里喝早茶。清一色的都是那种上面有盖,中间的茶碗上印有竹子图案,下面有底座的茶碗。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便买了一套那种上面有盖、中间是茶碗,下面有底座的茶碗,用报纸包了一层又一层拿到单位上去,想象着在办公桌的右上角放上一碗茶,看书写字该是多么的有品位!可到单位一看,每个人的桌上都放了一个有盖的陶瓷杯。自然,我的茶碗就不敢拿出来,于是到办公室主任那里去领了一个跟他们一样的杯子。
苦恼的是这个陶瓷杯不便于携带,于是我买了一个双层不锈钢的茶杯,非常小巧精致又相当保温,哪怕几个小时不添加开水都能喝上滚烫的茶水,我爱不释手。谁知不经意间看了一篇文章,说这不锈钢保温杯含有毒素,长期使用相当于吸毒,只好赶快丢掉了。
取而代之的便是双层玻璃杯,虽然没有不锈钢杯子保温,但用起来非常方便。后来,儿媳给我买了一个里面放了好些石子,说是叫什么纳米技术磁化的杯子。虽然价格很贵,但感觉泡出来的茶好像变了味,我很不喜欢这个茶杯,但是没有说出来,害怕儿媳说我太土气。
于是,我苦苦地寻思着该用什么杯子来泡茶喝时,真的是机缘巧合,那天买的那一把紫砂壶就排上了用场……
作 者 简 介
卢志友,四川自贡人,20世纪末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乡镇论坛》、《中国乡村》、《爱人》、《青年文学家》、《华人头条》、《今日头条》、《人民权力报》、《少年文学月刊》、《四川日报》、《自贡日报》、《红韵品读》、《作家》、《桃花源文轩》、《西子诵读》等中央、省、市级报刊以及多家网络平台,著有散文集《岁月留痕》。自贡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家前线》、《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
关注微信公众号jgyxcpt
品读中国最美行走散文
投稿请附件发送个人创作简历和近期生活照
投稿信箱:289341034@qq.com
重要提醒:请按要求投送Word或WPS电子版稿件,附件简介和生活照片。不收纸质稿件,邮件主题请注明“第五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征文信箱:289341034@qq.com
(2021年赛事)第五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稿启事
第四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圆满结束!(后附获奖名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