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值得期待的事儿

① 2018-2019年完成的译著,已经在送审阶段。前半个月,根据出版人和编辑发来的初步送审样本,因为一个版权的问题,我重新修改了译者序。对于目前这个译者序我很满意,从内心感到一种文学的眷顾和文字的执念。通过这个重新修改的译者序,可以把这本《流动的盛宴·修复版》的来龙去脉以及和以前的版本的区别说得比较透彻了。在编辑校对的基础上,我也把样本看了一次,有些文字觉得那么近又那么远。但是离真正的出版还有小半年(我保守估计),疫情是一方面的原因,书的设计,送审的过程也难以预料,但好歹是在进行中的一件事。对于自己的第一次文学翻译作品,也很期待。② Monocle推出日本书,The Monocle Book of Japan。决定买来收藏。
我想起以前,上海的文先生在《外滩画报》负责出品的《全日本》系列,每次读来都清新爽然,像是人未到日本,却已经在纸上神游了日本一样。那是纸质传播的魅力,要有好的编辑,摄影和记者,才能给文字插上旅行的神游翅膀。纸质《外滩画报》没有了,曾经的《全日本》成为念想,书柜里收留一册,作为纪念。
以前文先生在《外滩画报》时代,由他主理出品的《全日本》刊。
以上为《全日本》杂志扫描文件当然,我会期待The Monocle Book of Japan到手,它更会是一个当下霓虹国的人文版本。
The Monocle Book of Japan一书内页。③ 近日接受了《周末画报》的一个采访。这是最近大半年我做过的比较深入和接近内心的一次采访。当我收到采访的问题的时候,我很吃惊。编辑对于我的经历好像很了解,也做了深入的研究,甚至问到了我在奥斯陆大学做媒体学硕士论文研究的课题:关于杂志的研究论文和选题等等。当然,这也是在疫情期间,去分享、与自我相处的一次访谈,也是关于写作和阅读的访谈。同时接受采访的还有其他两位作家,包括一位日本的新锐作家,我很期待大家在四月读到这次的访问。
④ 朋友“乌云装扮者”的书店Jetlag Books要在北京三里屯开业了。看到了书店的logo设计,店内摆设。应该浸染着主理人对于旅行,时尚、设计和出版物的看法与受到的灵感启迪。
A quick sneak peak of Jetlag Books,via Jetlag Books Ins: @jetlagbooks⑤ 今年我和荒野气象台联合创办的播客:荒野好时光,已经在二月完成了改版,在2020年争取按照两周一次的频率更新。改版后的播客内容更加集中于“旅行和酒店行业”这一主题。期待带来更加深入的关于旅行与酒店行业的探讨,伴随着荒野气象台在内容上的调整,播客内容也尽量去掉散漫聊天,以一种深度与给出insight的设想去制作——这也更符合我的个人特点。也许我是从传统媒体走出来的人,我依然不会使用过于当下的网络词汇去制作播客和vlog之类,插科打诨,那不是我的领域,我也不打算去适应。曾经有过的主持人的经验也让我更乐于去履行一个传统型的主播角色,舒服自在地发挥自己的长处和擅长的东西,就好了。所以,改版后的荒野好时光,我可以妥妥地做一个访谈主持人,我觉得更自然,更安然。
“用旅行的眼光看世界,以旅行的视野走进生活”——是改版后的荒野好时光的初心。喜马拉雅电台、苹果客户端iPodcasts,订阅收听。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收听最近一期播客。
⑥ 期待看到最新一部007电影:《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也许是Daniel Craig最后一次扮演007 James Bond了。上映时间虽然因为疫情变得遥遥无期,但“无暇赴死”是一个口号,大把的好时光,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完成呢!珍惜都来不及,更不要说浪费了!
昨天听BBC,提到全球疫情下的“隔离”和social distancing,每个人在情绪建设上应该怎么去面对。节目采访了英国女作家Sara Maitland,她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叫做《How to Be Alone》(如何独处)。女作家选择在苏格兰的偏远地区独居,不使用社交媒体,房间里只有可供电脑上网的与外界联系的设施,以及一部landline电话。2014年,Sara Maitland接受英国《卫报》的采访,访谈中有一个观点很有趣。“你感觉孤独,这是一个情感问题。”她当年因离婚,开始独居生活,“我没有选择Live alone,而是孤独选择了我”。Sara在渐渐独居生活中发现,一个人生活,与外界隔离也不是一个无法忍受的生活方式。如果你内心的爱意存在,依然能接收到外界赋予你的关心和爱,那么你的“独处”只是一个自我行为,从社会大格局来看,你并不孤独,因为你还是被亲人,友人,爱你的人,甚至是陌生人爱着,惦记着。
从Sara Maitland的书和采访中,我获知,适时调整心态和管理情绪是在“隔离”期间必须要去做的事。social distacing的好处是,你发现了自己的潜能,你无法和人去比较了,比较注重自我的成长。因为只有在独处的时候,你才知道,原来很多你之前没有尝试做的事,都可以去尝试了,甚至可以品尝到一种快感和成功的喜悦(正如朋友圈里,涌现了很多“大厨”一样)。我想起我当年一个人在欧洲旅行,好像在做这件事之前,根本无法想念,可以去完成这个心愿。后来第一本书果然用了“孤独”的名字,英文用了“solitude”。Sara Maitland也说,她的“独处”反而是拥抱solitude,而不是时刻感觉alone。solitude是自我性的,alone是标签化的,不要给自己贴上标签,也不要给别人贴上标签。这段时间,我觉得能有期待的事儿是好的,它们让我觉得在独处的时候,也是温暖的,像是春日的风,让一切都绿了起来。文:张朴图:网络新浪微博:@Blonde小朴时态
微信平台:张朴好时光
Instagram:@ethan_zhangpucd
欢迎阅读我的书:
《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2012年出版);《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2013年出版);《仿佛,一场告别》(和光影记忆相关的旅行,2014年出版);《而我只想去巴黎》(巴黎城市与文化影踪,2019年出版)。张朴,作家,翻译。留学北欧,曾供职于伦敦BBC中文部、美国驻华使馆。全职写作,旅行人生。热爱巴黎、纽约、葡萄牙;喜张爱玲、唐诗宋词、电影戏剧、MONOCLE、agnès b、Maison Martin Margiela,极简主义与王家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