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这年过的,怎一个“意思”了得【征文】

这年过的,怎一个“意思”了得
张达富||江苏
今年的年在忙忙碌碌中悄然而过,你要问我过年有没有意思,我说没有意思,即使除夕和大年初一那两天也和平常一样,日子平平淡淡,连放烟花爆竹也被禁止了,只是对联是照贴的,小区里也挂起了红红的灯笼,小区园中的松树树冠上联缀着许许多多小灯泡,亮闪闪的,宣告着又一年的到来,其他与平时的日子似乎没有什么不同。要是问一问八岁的孙女,过年有没有意思,她手舞足蹈地说太有意思了。
我为什么感到过年没意思,是因为现在过年全然没有了我们小时候过年的味儿。
记得我们小时候过年,是小孩盼望已久的,能吃上美味可口的饭菜,也会有新衣服穿,那当然是年成好,家庭有收入的年份。每年三十晚上,要做的事很多。母亲会把馒头放到锅里,说是押锅,期盼来年仍然是丰年,水缸里要放洗净的葱,每人枕头底下也要放上一两棵葱,草屋的门和窗户上挂着用红线穿起的黄豆,每粒黄豆加上一块红布片,红黄相间很是好看。许多年以后,我从母亲那里得知,过年送岁老人要给人家送岁,同时也会把天花送给人家,送岁老人看到这家已经种过豆了,就不会再送“痘”了,保佑这家小孩不出水痘。头底放葱是为了什么?母亲说睡觉的时候,做到噩梦就摸一摸葱,晦气就冲走了。除夕夜就寝的时候,鞋子要翻过来摆放,母亲说一年到头,奔波劳碌,希望下一年不再像今年一样的苦累。我问在单位里长大的妻子,过年有没有这样的习俗,她说,这有什么意思。我不是相信这些习俗有多少实在意思,而是把母亲当年做过的再做一遍,觉得有着特别的意思。我把馒头放在钢筋锅里,每个人枕头底下放两根葱,在看晚会前,将家里人的鞋子反过来摆放。妻子看了感到很好笑,她说,我们家的钢筋锅里的馒头一年到头都是到超市买的面做的,你还能押出明年的馒头?其实没有体会我的意思,我把这些做完了,似乎又与母亲在一起过个年,虽然她老人家去世多年,生前也没有到单位和我们一起过过年,越是热闹繁华的时候,越是惦记着逝去的母亲。当我把母亲过年的做法重复一遍的时候,心里特别舒坦,情绪也好很多,好像又回到了与母亲一起过年的幸福时光。
不知为什么,每到年终岁末,我的心情莫名的怅惘,情绪不是很高涨,与过年的热闹气氛形成反差。小时候盼过年,现在怕过年,是岁末情结,还是世事变迁,更多的是对逝去的亲人的怀念,我们现在过年的吃、穿、住,不正是父母生前多少年的祈祷与期盼的幸福光景。年年过年,年年盼,可惜父母那一辈人没有过上我们今天这样的幸福年!这是我觉得过年没有意思的深层原因。
尽管时代变迁,日子一天天富裕起来,世异时移,但是过年对孩子来说,仍然是意思重大的节日。八岁的孙女认为过年太有意思了,过年对她和她一样的孩子来说,是再隆重不过的节日。她们才真正是生在甜水里,无忧无虑地成长。过年没有学校繁重的作业任务,也没有了舞蹈、钢琴等培训活动,还能让爸爸妈妈陪着到游乐场地玩,坐摩天轮,看海底世界,到夫子庙看花灯,要不是过年哪有这样的机会?父母为了奖励她一年的辛苦,还为她网购了500元的乐高积木。她搭积木的技术可有水平了,从四岁开始,每年过年都能得到心仪的积木。今年的积木是飞机模型,看那包装就让人感到很美,但要按照图纸一件一件组装好,没有心灵手巧,很难做到。那么复杂的飞机模型,孙女聚精会神地组装,从晚八点到十一点,足足花了三个小时,那些积木片少说也得有三四百片吧,她一个一个地拼装,由飞机底部,到机头,再到机尾,最后是机舱,完了还贴上航空标志,一架外形美观的飞机成了,还有安检门,登机梯子,组合在一起,她看着拍手道“我成功啦!”只有过年才有这样的待遇,一年一次,她的好奇心和自我欣赏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对她来说,太有意思了。
过年还是凝聚亲情,尽享天伦之乐的大好时机。
今年春节期间,我们陪孙女到梅花山看梅花。走近梅花山,放眼望去,梅花盛开,空气中弥漫着花的馨香,到了一片草坪,小草枯黄,还没有返青,但地气上升,枯黄的草茎散落地面,犹如铺上一层地毯,我和孙女在草地上嬉戏,她把我推倒,直接骑到我的背上,我匍匐在地面,感觉土地软软的,泥土的芳香伴着枯草的清香,让我真切感受到大地回春的气息。我和孙女的身上都沾上了草屑,路过的人都说,这爷孙俩多天真!要不是过年,哪里有机会玩的如此开心!要说过年有意思,能够有机会和孙女一起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享受天伦之乐,这的确是有意思的。
过年有无意思,实在是因人而异。在孩子看来是太有意思了。因为过年必定给他们留下快乐的记忆。我们小时候不也是天天盼过年吗?盼望着长大,过年又增加了一岁,长大了好像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即使物质匮乏,甚至吃不饱穿不暖,但盼望着来年幸福,总是寄希望于下一年,过年就是对下一年的祈祷与祝福。我们算是盼到了好年景,现在可以说生活有保障,天天像过年,简省了许多过年才有的忙碌,单从物质享受来说,过年没有多大意思,但从精神层面来说,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尽享天伦之乐,享受这盛世繁华,又是有意思的。对孩子们来说,过年无疑是成长过程的美好记忆,这不会随着社会发展,时代变迁有所改变,人类就是在这样的循环往复中繁衍、生息,永无止境!
插图/网络
作家简介
张达富,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高中语文特级教师。在《中国教师报》《教师报》《江苏教育报》等报刊发表散文二百多篇。作品大多抒写亲情、人生感悟,为学生示范作文,形成了亲和、平实的文风。散文《教书的日子》(团结出版社出版)《不是为了告别的追忆》(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长|按|二|维|码|关|注
用诗和远方,陪你一路成长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冬歌文苑工作室
名誉顾问:戢觉佑 李品刚
文学顾问:周庆荣 王树宾 白锦刚
法律顾问:王 鹏
总编:琅 琅
副总:蔡泗明 倪宝元
编审:孟芹玲 孔秋莉
主编:石 瑛 赵春辉
投稿邮箱:183074113@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